時代周報記者 柯智華 發自上海
  又一位具有證監會工作背景的官員將掌舵公募基金。
  11月中旬,大成基金相關人士告訴時代周報記者,公司擬任總經理還在走程序,有待證監會的批覆。而早在11月初,證監會官網的信息就已顯示,上述任職申請已經於10月末上報證監會。
  根據大成基金旗下基金最新招募說明書顯示,羅登攀曾任畢馬威法律訴訟部資深咨詢師、金融部資深咨詢師;SLCG證券訴訟和咨詢公司合伙人,目前為大成基金董事。值得註意的是,2009-2012年期間,羅曾任證監會規劃委專家顧問委員、機構部創新處負責人、國家千人計劃專家。
  當下,公募基金頻繁更迭的人事變局中,羅登攀或將成為今年內,第三位具有中國證監會工作背景的公募基金總經理。其他兩位分別是:原上海證監局官員陶耿,今年3月份出任光大保德信總經理;原證監會國際部副主任湯曉東,今年8月份,出任華夏基金督察長,為接任總經理而過渡。
  實際上,在目前公募基金業務多線混戰、人員加劇流動的環境中,具有監管層工作背景的官員,成了公募基金總經理的重要人選。
  “證監會一個處級幹部一年的薪水十幾萬元,而跳槽到公募基金公司收入將直接提高到百萬元級別。”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監管層官員告訴時代周報記者,市場中的金融機構成為監管層官員下海的不錯去處。
  據時代周報記者不完全統計,目前公募基金公司中出身於監管層的高管,已達到了數十位。
  大成第四任總經理
  如何重構大成基金,將是羅登攀面對最關鍵的問題。
  作為繼王顥之後、大成基金的第四任總經理,羅登攀將肩負著公司重新出發的挑戰:這家曾經長期位居前十的公募基金公司,在“重慶啤酒事件”中遭受重創,此後一直努力恢復卻不可避免逐步衰退。
  截至2013年年底,大成基金的規模為818億,總規模排名跌出前十,在所有公募基金公司排名第12位。WIND數據顯示,截至今年三季度末,大成基金公募資產管理凈值為696億,位列行業第15位,規模和排名均進一步下滑。
  在王顥離職後長達10個月的時間,大成基金的總經理職位一直處於空缺狀態,大成基金公司董事長張樹忠則一直履行代任的職責。
  值得註意的是,重慶啤酒事件後,大成基金人員流動頻率明顯高於行業平均水平。
  以權益投資為例,大成基金原明星基金經理楊建華、曹雄飛等一系列投研人員離任。同時,也引進了原博時基金湯義峰(擔任大成基金量化投資部總監)、原長城基金王文祥(大成基金研究部負責人)等。
  更值得一提的是,原本以權益投資見長的大成基金近幾年開始重視固定收益業務的發展。今年初,大成基金引進了原易方達基金鐘鳴遠,擔任大成基金助理總經理,以及大成基金固定收益部總監和固定收益投資決策委員會主席。
  可查資料顯示,鐘鳴遠曾在聯合證券、泰康人壽、新華資產、易方達基金等的投資部門任職並獲得了不錯的業績。
  相對於大成基金旗下的權益類產品而言,大成基金債券類的產品業績整體更為突出。同花順數據顯示,今年以來,截至11月7日,在固定收益產品方面,大成基金旗下債券類的產品中有2/3是處於排名靠前,業績均在15%以上。
  “經過數年調整,大成基金的權益業務和固定收益業務基本完成整體的框架搭建和調整,同時大成基金的底子也還不錯,一旦總經理確認下來,對大成基金將是一件好事。當然,羅雖然有豐富的金融從業經歷和監管工作背景,但能否帶領大成重新崛起仍需時間驗證。”上海一家公募基金人士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
  資料顯示,羅登攀除了2009年至2012年在證監會任職的經歷外,在2013年2月起,任中信併購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執委會委員,而中信併購基金公司於2012年9月成立,是首家由證監會批准的券商系併購基金,首期募資規模達100億元。
  出身監管層的高管
  實際上,“下海”的官員已經成為公募基金高管人選中不可忽視的一支力量。
  近年來,由於公募基金的擴容以及一些傳統大牌基金公司高管的離任,使得公募基金高管職位變更非常頻繁。出身於監管層的職業經理人,則更願意進入規模排名靠前或者具有一定市場知名度的基金公司。
  “其實在監管系統中,一些有才幹但發展遇到瓶頸的人更願意下海,而這些老牌的公募基金公司也希望有監管經歷的人來掌管。”上述公募基金高層告訴時代周報記者,現在,官員下海流行的模式是:先以顧問、督察長或者其他什麼形式入職該公司,之後直接任職為總經理。
  而上述模式,與此前下海的模式又截然不同。之前,來自監管層的基金公司總經理,多曾在其他基金公司歷練後“跳槽”升職。
  比如,泰達荷銀總經理繆鈞偉,曾任海富通基金公司副總裁;中歐基金總經理劉建平,曾任上投摩根基金公司督察長;國泰基金總經理金旭,曾任職華夏基金公司副總經理;華泰柏瑞總經理韓勇,曾擔任華安副總經理。
  直到2012年8月,原證監會發行部副主任楊小松下海加入南方基金,擔任督察長一職,一年後楊小松轉任南方基金總經理職務,現在的模式才開始成為主流。
  接著,上海市證監局處級幹部陶耿下海,以光大保德信基金顧問的形式入職光大保德信基金,同樣約莫一年後,陶耿在今年年初被任命為光大保德信基金總經理。
  更值得一提的是曾經的公募基金多年老大華夏基金,今年8月份公司第二任總經理滕天鳴在任職2年多後離任,同時證監會國際部副主任湯曉東加入華夏基金擔任督察長一職,湯曉東也被視為華夏基金的第三任總經理。目前華夏基金的總經理由董事長代任職。
  對於這些金融系統官員下海的轉任,市場曾有爭議。證監會有關部門負責人在回應“證監會幹部密集下海”一說時表示,證監會規定領導幹部離職後3年內,一般工作人員離職後兩年內,不得到與原工作業務直接相關的機構任職。但其中存在例外情況,比如合規總監、督察長、首席風險官等職務。而根據修改後的基金法第一百一十九條,國務院證券監督管理機構工作人員在任職期間,或者離職後在《公務員法》規定期限內不得在被監管的機構中擔任職務。
  時代周報記者從證監會網站公告的最新一期基金公司高管資格審批信息中獲悉,羅登攀擬任大成基金總經理的申請已於10月30日上報證監會並獲受理。但是否通過還有待證監會審批。
  “在監管越來越透明化的時候,金融公司的任職更有吸引力。”一位具有監管系統工作背景的官員告訴時代周報記者,但不是每個監管官員都能跳槽到金融機構擔任要職的。
 
創作者介紹

苗圃

ts77tsdrq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