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周人物·系統家具王秀青
  這些人,為自己那風中之燭一般的理想,在城市的各個角落,尋找著屬於他們的機會,他們可能終其一生,也無法遇到這突如其來的好運。但這並不影響他們繼續像一顆釘子一樣堅韌地釘在大城市的各個角落借錢,因為這裡有他們在老家難以找到的生存機遇。
  王秀青,現年51歲,出生於河北灤平,在北商務中心京麗都地區以擦車為生,因長達10年居於熱力井下,被媒體和網友稱為“井中人”或“現代穴居人”。
  自12月初報料人發現熱力井下有人居住並上網發佈引起媒體關註,到12月5日王秀青回老家“避風頭”,12月6日麗都地區12口熱力井井蓋被水泥封死,12月7日北京某高校表達為王秀青提供固定工作和住宿意願,一匿名企業表示願與他簽訂資助其兒女助學金協議,12月10日,王秀青搬入有暖氣的學校宿舍居住港式飲茶。而另據消息,曾居住在井底的全姓老人也已回鄉體檢,未來將在當地敬老院工作。
  這一系列起承轉合的節奏,使“井中人”這條2013年歲末熱點新聞,終於有了一個圓滿而溫暖的結局。許多人被揪著的心,終於稍稍地緩解下來了——還好,這條新聞沒有止於熱力井被水泥封死,那樣,就太過於殘酷和冰冷了。感謝這一系列行動中表達出悲憫之心的報料人、媒體、救助單位和個人,是你ARMANI們將這條隱藏於社會背後的隱傷捅破,併為其抹上了康復的藥,這使得它不至於在安靜的錶面下,進一步發出致命的毒素。如果此事因這樣那樣的原因,不被揭示出來,所威脅到的,決不僅僅是那幾個居住在熱力井下的外來者的人身安全,而是整個社會的安定與和諧。
  當然,這一幕溫暖的戲劇,還是來得有點遲。畢竟,十多年了,多少凍得讓人叫天天不應的寒冷?多少擔心別人發現的恐懼?多少次上下於幾米高井壁的危險?多少靠蠟燭和收音機打發的寂寞?這些,是那樣錐心刺骨地消耗著人的生命,還有那些被窮人們視若奢侈品的尊嚴。作為一個丈夫,作為一個父親,王秀青用自己的十年穴居,努力向自己的希望掙扎著邁進。雖然,他那小小的希望,無非是掙到兒女們的學費,讓他們讀完書之後,成為一個自食其力的人。
  也有人認為,王秀青是幸運的,因為他那“具有新聞性的貧窮”有幸被髮現,引起了眾多人的共鳴,併為他帶來了“突然的幸福”。在某些不為人知的地方,指不定還有與他相近甚至比他更令人糾結的“居”的方式。這些人,為自己那風中之燭一般的理想,在城市的各個角落,尋找著屬於他們的機會,他們可能終其一生,也無法遇到這突如其來的好運。
  但這並不影響他們繼續像一顆釘子一樣堅韌地釘在大城市的各個角落,因為這裡有他們在老家難以找到的生存機遇。這也就是即便艱難如居住井下的王秀青,也要堅定地守在那裡十年。無論迎接他的是狗籠、水泥封頂還是救助與關懷,都無法改變他們出於生計的本能選擇,這個選擇,就是到發展機遇更好的地方去,哪怕這個發展機遇,是在天寒地凍的路邊給人洗車。從這層意義上講,王秀青以及他的穴居,已不是一種個體人物命運,而是一類人在這個時代的生活象徵。 □曾穎(作家)
  ■ 網友說
  @記者劉向南:【“井底人”王秀青簽訂勞動合同月薪3600已搬入宿舍】今天下午,王秀青與北京城市學院簽訂了勞動合同,正式成為該校後勤部門一名員工,除了每月3600元的穩定薪水和社保外,他還搬進了學校為他安排的宿舍。感謝披露“井底人”事件的同行,只有揭開底層生活的陰暗一角,陽光才能照射進來!
  @周21cbh斌:這個新聞沒有成為爛尾工程,感謝新京報的報道,但是也請感謝那些批評媒體的網友,原因你懂的!但更大遺憾的是,還有更多井底人沒得到幫助,可能他們已經失去新聞價值了!
  @等風來Ruili:拋卻政府管理,給沉默的父愛贊一個。人窮志不窮,給孩子贊一個。反思自己,有時太不懂得知足。我想如果我身處這位父親居住的井下附近的話,我會早上買早飯時多買一個包子或豆漿遞給這位不抱怨的父親。
  @小熊家1003:總會有事實讓我們清楚地看到貧富差距。每一個事件的背後總會採訪到受傷害的孩子,還是期望像媒體人所遵循的,只適度報道,不會過度傷害。畢竟年幼的心承受不住眾多的社會輿論。
  @宇過天新:在井底人群體被大量曝光不可逆轉的前提下,安慰自己遠離苦難,不如走進苦難,進而幫他們走出來,迎接另一種生活。很多井底人已經失去聯繫,我們正努力尋找他們,雖然不能保證幫助所有人,但能幫一個是一個。
  ■ 媒體說
  過去的社會救助主要關註的是缺乏勞動能力的群體,救助主體是政府部門,資金來源則靠財政支出。相對而言,由於救助對象特征明顯,因此開展救助並不複雜,而“井居”一族顯然並不適合臨時性的救助,他們更需要的是幫扶,這部分工作政府固然有一定的責任,過去也有所嘗試,但經驗表明,若單純寄希望於政府這一主體,恐怕不能解決實際問題。考慮到這部分群體較為分散,識別較為困難,在政府提供一定支持的基礎上引入NGO組織,發揮其精細化服務的優勢,或許是應對“井居”一族現實困境的可行辦法。
  ——12月8日《南方都市報》
  要想從根本上解決問題,在提倡社會救助的同時,還少不了一個更重要的救助渠道,那就是政府層面在法律、制度上對包括“井底人”在內的社會弱勢群體的救助。甚至可以說,當社會救助因為新聞報道的狹窄,因為新聞關註度的降低而表現出偶然性、遞減性特征的時候,政府以法律和制度形式提供的救助,卻可以保持很好的穩定性和連續性。反映在對社會弱勢群體的救助上,就是能夠讓更多的人得到更加穩定和持續的救助。
  ——12月9日《羊城晚報》
  現實中,人與人的生活條件無法攀比,山外青山樓外樓;人與人的生存狀態,有時真也不忍相比。井下蝸居,除了蟻穴狗洞,無以更好的聯想。確切地說,“井下人”獃的是一種非人環境,過的是一種非人生活。雖然,個體的生存狀態,個人需要反躬自省,諸如能力、本事、努力程度等;但是,個人的生活境遇,也是社會的折射,是各種社會因素疊加的結果,這也需要誠實的檢討與中肯的批評。
  ——12月10日《長江日報》  (原標題:王秀青:城市裡的一顆“釘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s77tsdrqd 的頭像
ts77tsdrqd

苗圃

ts77tsdrq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